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审判实务 >> 案例精选 >> 正文
浅析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赔偿范围
发布日期:2017年12月22日 15:43  浏览:  字体:   作者:  来源:  打印正文

【裁判要点】  

交强险与商业第三者责任险的保险范围均为被保险车辆发生意外致第三方人身、财产损失,但依据保险条例或条款,交强险的除却对象为本车、车上的人员,第三者责任险除却对象为投保人、被保险人、保险人,据此规定,当投保人在其投保的被保险车辆外被该机动车意外致伤亡结果发生后,保险公司除却骗保情形仍拒绝赔付是有违出险即成就理赔的公序良俗且不能得到人民法院支持的。  

【相关法条】  

《最高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第十七条“投保人允许的驾驶人驾驶机动车致使投保人遭受损害,当事人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以支持,但投保人为本车上人员的除外。”  

【案情】  

昌宁县人民检察院以昌检公诉刑诉〔2016〕10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周某某2016年3月28日23时13分许,驾驶号牌为云M7517的小型轿车在田园镇花园酒店停车场内调头准备将车停进车位的过程中与被害人兰某某相撞,致兰某某受伤,后兰某某经保山市人民医院抢救无效,于2016年3月30日23时45分死亡。2016年3月29日被告人周某某因公安机关电话通知需了解情况后,主动到派出所说明情况。经认定,周某某承担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被害人兰某某不承担责任。经鉴定,被害人兰某某在本事故中系外伤性颅脑损伤死亡;肇事车辆事前转向系统、制动系统、行驶系统、发动机及传动系统未发现导致此次事故的机械故障。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吴某兰某铭兰某清李某秀以被告人周某某的行为致兰某某死亡,给四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经济损失为由,向被告人周某某及平安保险公司提出附带民事赔偿诉讼。  

平安保险公司辩称死者兰某某是保险合同中的被保险人,同时也是云ML7517号机动车的所有人,其死亡是由被保险车辆云ML7517号机动车造成,依据双方签订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及《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之规定,保险人并非交强险赔付的受害人,不属于交强险的理赔范围,被保险人兰某某不属于云ML7517号投保的交强险理赔人员范围。依据双方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合同约定,死者兰某某非保险合同中的第三者,系被保险机动车造成被保险人死亡,也不承担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责任。  

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周某某与被害人兰某某系朋友关系,2016年3月28日23时13分许,被告人周某某在花园KTV遇到兰某某,当时兰某某酒醉并准备驾车离开花园KTV,周某某兰某某安全着想,劝其不要开车并强行将兰某某拉下已经发动的车辆,主动帮兰某某驾车调头准备将车停进车位,在车辆前进过程中与被害人兰某某相撞,致兰某某受伤。事故发生后,周某某在现场积极帮助救治兰某某并拨打120将其送到医院。同月29日被告人周某某因公安机关电话通知需了解情况后,主动到派出所说明情况。次日23时45分兰某某经保山市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认定,周某某承担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被害人兰某某不承担责任。经鉴定,被害人兰某某在本事故中系外伤性颅脑损伤死亡;肇事车辆事前转向系统、制动系统、行驶系统、发动机及传动系统未发现导致此次事故的机械故障。  

另查明,案发时肇事车辆云ML7517号小型轿车在平安保险保山支公司购买交强险与保价500000元的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事故发生在承保期限内。案发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吴某兰某铭兰某清李某秀诉请赔偿各项经济损失计人民币1583146.13元。被告人周某某已经向被害人及家属支付医疗费等各项费用人民币67000元。  

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审被告人周某某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发生交通事故,致一人死亡,并负事故全部责任的犯罪事实及造成相应损失的事实有一审开庭时经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被告人周某某户口证明,抓获经过,血样抽取登记表,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受害人兰某某身份证明及全户人员简况表,诊断证明复印件,死亡通知书,驾驶人信息查询结果,行驶证复印件,保险单复印件,丧葬协议书、收条,现场辨认笔录及照片,行政强制措施凭证,道路交通事故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及现场照片,(昌)公(刑)鉴(尸)字(2016)014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云永司鉴(2016)(毒)鉴字第100975号法医毒物司法鉴定检验报告书、云永司鉴(2016)车技鉴字100392号道路交通事故车辆技术鉴定意见书,停车场视频、行车记录仪视频、花园KTV走廊视频,证人兰某清、兰春培、张兴伟、杨月、吴某等人证言,被告人供述与辩解等。  

【裁判结果】云南省昌宁县人民法院根据查证的事实及相关证据,认为被告人周某某的行为已经构成交通肇事罪,依法确认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吴某兰某铭兰某清李某秀的经济损失为706894.38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一、三项、第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周某某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二、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保山市中心支公司在交强险和商业第三险范围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吴某兰某铭兰某清李某秀各项经济损失人民币620000元;三、由被告人周某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吴某兰某铭兰某清李某秀各项经济损失人民币86894.38元,扣除已经赔付的人民币67000元,还需赔偿剩余人民币19894.38元;四、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吴某兰某铭兰某清李某秀的其他诉讼请求;五、随安移交的视频光盘5张作为证据依法予以封存。宣判后,平安保险公司提出上诉。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审被告人周某某违反道路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发生交通事故致一人死亡,并负事故全部责任,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交通肇事罪。鉴于被告人周某某事故发生后在现场积极主动救治被害人,主动到案并如实供述,具有自首情节,且已赔偿了被害人家属部分经济损失,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原审法院确认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经济损失总计人民币706894.38元于法有据,理应支持。故上诉人平安保险保山支公司应当在其承担的交强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内进行理赔,不足部分由原审被告人周某某承担赔偿责任。上诉人平安保险保山支公司关于不应承担交强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险的上诉理由与保险立法精神相悖,以被保险人的死亡未在出险后48小时内通知该公司作为拒赔理由,严重违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及交强险的保险宗旨即承保范围为被保险车辆造成该车外第三者人身、财产损失的由保险人承担赔偿保险金责任的保险目的、宗旨、义务及诚信,故上诉人平安保险保山支公司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注解】  

本案的焦点就是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保险合同中的免责条款是否有效的问题?《最高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由此产生交强险出险即赔,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则应根据商业三者险保险合同进行赔偿的立法分歧或岐意,因为保险合同附件《机动车辆保险条款(2009)版》第五条“下列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赔偿:(一)被保险人或驾驶人以及他们的家庭成员的人身伤亡、及其所有或保管的财产的损失”。但是该附件第一条“在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在使用保险车辆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者遭受人身伤亡和财产的直接损毁,依法应由被保险人承担的经济赔偿责任,保险人对于超过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交强险)各分项赔偿限额以上的部分,按照本保险合同的规定负责赔偿。”则明确将被保险机动车辆出险后依法赔偿的对象明确为造成车外第三者人身伤亡和财产的损失。综上,笔者认为,投保人购买商业三者险的目的是希望在发生道路交通事故后,能够获得保险公司的赔偿,以转嫁或者分担自己的风险,其与交强险在保险范围上并无不同,仅在赔偿顺序上先由交强险在限额内赔偿,如仍有不足部分才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依据保险合同确定侵权责任性质,明确加害人基于侵权行为所应承担的赔偿范围,在此基础和范围内才涉及司法解释不足部分由商业险保险公司赔偿的问题,也就是说只要被保险车辆造成车外第三者人身、财产损失,即成就第三者责任险的赔付条件。故本案平安保险公司将作为无过错的被保险车辆外的相对第三人排除在商业三者险赔偿范围是错误的,违背商业三者险及交强险的保险宗旨即保险范围为被保险车造成车外第三者人身、财产损失由保险人承担赔偿保险金责任的保险目的及诚信,保险公司据此抗辩是无理的浪费司法资源,其抗辩权在履行保险赔偿后可以依法向被侵权人行使。

供稿:杨福元

编辑:段汝锋

审核:陈  庆